关于新干员史尔特尔背景的个人想法

啊不是,抽出史尔特尔,也欢迎各位老爷们能留下一个免费的赞,你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首先让我先偷个懒,啊不是,如果我们想要分析症状,我们先得把诊断证明搬运过来

史尔特尔的记忆认知障碍并不同于普通的记忆缺失,而是一段时间的多重记忆混乱。按照史尔特尔的说法,她的脑中有大量不同记忆,在这些记忆中的史尔特尔自己拥有完全不同的人际关系,身处完全不同的地理位置。由于调查难度过高,无法辨别其真实性。

像这样的病例似乎很少见,但如果我们想到像大爹一样原初的萨卡兹血脉能贯通整条萨卡兹血脉记忆的例子,也许史尔特尔也并不是很难理解,我认为史尔特尔的记忆混乱更多的是来自于继承的混乱,似乎史尔特尔的记忆是很多不同人的记忆叠加到了一个精神上,而史尔特尔想要去寻找自己的那一份记忆。这份坚持也许源自于自己的执着和认真,也许这本身就是一种传承的过程,但无论怎样,一个人生命的长度对于血脉的长度来说,不过是沧海一粟。

1.北欧神话中一件非常有名的武器。 通常传为北欧神话中丰饶之神Freyr的配剑,无论谁掌握了这把剑,这剑便会随着持剑者的意志,独自于战场中飞舞着杀戮敌人。据传之后成为北欧神话中最后一个出现的火焰巨人Surtr(苏鲁特/苏尔铁尔/苏尔特/叙尔特)的武器。Surtr于“诸神的黄昏”一战结束时持此剑焚毁了整个世界,随后Surtr失踪,Laevatain亦随之消失。

虽然说史尔特尔的记忆问题更像是混乱而不是失忆,但对于当代史尔特尔来说,带来的影响与失忆无异,她的基建技能“剑术记忆”便来自于此,所以说史尔特尔强大的剑术和技能并不是来自于她自己,更不如说她自己只是一个容器,记忆是莱万汀的记忆,巨人和灭世之剑之间是支配与被支配的关系;上文提到过的“一部分”,更加深了这个观点的确切性,并且给矿石病的感染增添了证据。

在剑和容器之间,他们的关系似乎类似于寄生和宿主的关系,也许有主动继承和被动选择两种可能性,如果是萨卡兹少女主动继承的莱万汀,莱万特也许是为了力量,也许只是为了一时的安全,如果是被动的接受,“寄生”的莱万汀也给了她足够的自由,甚至史尔特尔自己的性格和自主意识都被充分的保留了下来,如果莱万汀诞生的意义是毁灭世界,就不可能让本可以完全支配的宿主拥有自由意志,个人认为莱万汀是一个不能单独存在的精神,寄予在剑上,也许它诞生之初的意义在时间长河中如同尘埃一般吹拂而去,也许它不能决定自己的命运,不过,史尔特尔和莱万汀的双人华尔兹还会像永不停歇的舞伴一样,在泰拉这面大舞台上留下自己的足迹。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djrfyf.com/,莱万特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